晟祈_憬彼淮夷

约字私信。微博@郁琛_别名堆老师不搞事。字拒绝工作室或关注人以外转载,转必拉黑。感谢关注,爬墙超快,什么都刷。才疏学浅,半路出家,水平不高。

预约了这周的心理咨询,感谢学校对完备的心理咨询体系的建设。

仔细地在尼古丁和冷风里强迫自己继续按着“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流程去处理这件事,在很多人看来这都是小事,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必须独自一人去抵御无休止的连锁反应:它带来的一切多疑、恐惧、人际关系焦虑、抑郁情绪的爆发。这是一件只能独立完成的事情。

最后我思考的结果是,我畏惧的并不是这些在我看来幼稚自私手段下作的小姑娘,和她们引以为豪的排挤孤立冷暴力之类手段以及那种根植在本性中令人战栗的恶意——或者不妨说我见得多了,我对这些事有抗体。

本质上,我畏惧的是在很多年前,我还没有成为今天这样豁达开朗又保留着凶性的人的时候,在无数的暴力和冷暴力当中软弱无助的自己。那个我本以为在我第一次反抗,第一次把那个瘦且尖酸恶毒的男孩摁在公交车墙壁上,完全不顾自己散乱的头发和传来撕裂痛感的腹部恶狠狠扇了他三个耳光的时候就已经杀死了的自己,在十几年后,她幽灵一样地重新浮现出来。

一个在创伤记忆里伺机而动的幽灵。

我不希望软弱下去,但我又执着地重视感情,一点点的温情也不愿意失去。我还没有爱上自己,于是别人的爱都是饮鸩止渴,虚弱无力地安慰自己,也许活着明天就会有好事。

要慢慢地,慢慢地去学会爱自己。大概这样才能活得不痛苦吧。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