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琛

微博@郁琛_别名堆老师不搞事

Warning:字拒绝工作室或关注人以外转载,转必拉黑。

感谢关注,爬墙超快,什么都刷,才疏学浅,半路出家,水平不高。

尖酸刻薄没内涵,俗世俗人有点咸。

我为医者,不得好死

平心而论,实习的时候谁没受过患者的气?有时候不因为别的,就因为你年轻。老师好点儿,帮你说两句话,患者也就闭嘴了;老师懒得搭理,也就忍着,多少次气得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是一个脾气多么爆的人,还是只能转身帮老师处理医疗垃圾,去卫生间洗完脸出来继续做事,笑脸相迎,不敢给患者半点脸色看,天大的委屈咽下去自己吞。

自陈仲伟起,医闹被越来越多的人关注,那年我挂了一个多月的黑丝带,直到师兄提醒我,都一个多月了,换了吧。我茫然无措地把头像换掉,打开那张全院医生抢救陈主任的背影,看了很长时间。

今天,又一位耐心专业的好医生被暴力殴打,这件事情被压了小半个月,终于在义愤中被点燃。医院不为他说一句公道话,好歹他的同袍和患者还记得他,被他救治过的人愿意站出来,给他讨一个公道。视频里也有一个同事,愿意死死抱住他,用血肉之躯帮他隔开冷冰冰的暴力和恶意。

我问我的同学,我说我今天看到的时候很害怕,以后我遇到这种情况我能活着离开吗?同学说,我能,因为我不是一个好医生。我不会被孕妇拖着碰瓷让她丈夫女儿殴打的时候还关心高龄产妇的血压,不敢还手。我会还手。我会跑。

这是个什么世道呢?

本应当是你有礼有节我尽心尽力的医患关系变成了一场赌运气的生存游戏,有礼有节变成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暴起发作的拳头和尖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然后被人按在地上,从人群中扯出来,被人殴打,事情被压了小半个月,甚至出现了PTSD,或许会告别这个岗位。还手算互殴,闭嘴安抚患者,不还手可能就会死,几十年辛辛苦苦熬到主任级别,救了那么多人,还有那么多人没有救,game over。

我觉得挺好的,在考研复习途中看到新闻,可能是过于敏感,可能是过早共情,我在图书馆角落哭了一会儿。

我又有什么资格哭呢?

老师同我说,出了事不要你保护我,脱了衣服赶紧跑。

穿这件衣服本来是让我打从心里自豪的事情,这是怎么了,走路上打人还算寻衅滋事,怎么我穿件白大褂我就打死活该了?

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十次一百次,医学工作者有多少热血能凉,不过是我为医者不得好死罢了。